子午書屋
白大錘:《三界交易所》

首頁 > 三界交易所 > 第七十五章 閆家和顧家的一戰

第七十五章 閆家和顧家的一戰

  說話的女人正是閆方的母親,而站在她身旁的正是閆方的爺爺,閆家拳館的館長閆望邪。

  閆望邪聞言一雙眼睛流露出怨毒的神采,看著強制被關押在精神病院里的閆方,心里心痛不已,閆方是他閆家的心頭肉,平時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什么時候讓他的乖孫子受過這種苦。

  如今乖孫變成這副模樣,自己的兒子也日漸消沉,整日買醉,而這一切的造成皆因一個罪魁禍首。

  “你放心吧,小方是我閆家的子孫,我會替他報仇的,誰害的我孫子,我要他生不如死!”閆望邪咬著牙,目露兇光地說道。

  說完又對身旁的一個年輕人問道:“查清楚了嗎?是誰干的?”

  “回館主,是一個叫陸森的年輕人干的,上一回也正是他把小少爺打成重傷,聽說他也是松山大學的一名學生。”

  “哦?一個學生?一個學生也敢這么無法無天嗎?到底是誰在背后給他撐腰!”閆望邪一聲低喝。

  那年輕人忍不住打了個顫,才連忙說道:“聽說顧家國術館的顧曼婷跟那叫陸森的小子是情侶關系,看樣子應該是顧家在給他撐腰吧。”

  “顧家?”

  閆望邪瞇起了眼睛:“顧家國術館的人跟我們閆家拳館一直不對付,沒想到這次竟然連同外人重傷我乖孫,他國術館的人真當我閆家好欺負嗎!哼!”

  “館主的意思是?”

  “回拳館,集合所有人!給我砸了顧家的國術館,再去找那叫陸森的算賬,我要替小方找回公道!”

  閆望邪帶著年輕人乘車回到閆家拳館。

  閆家拳館開在松山市東區的一條鬧市街,離松山大學只相隔不到四公里,從閆望邪的爺爺那輩開始,閆家就以開拳館為生,一直扎根在松山市,所以閆家拳館在松山市也頗有一些名氣。

  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注定了閆家上上下下都是脾氣火爆的人,個個爭強好勝,打架斗毆是樣樣精通,就說閆方,在學校好勇斗狠,被他揍過的人不計其數,而閆家拳館的很多學徒,也大都是進過局子的狠角色。

  閆望邪本人年輕的時候更是三天兩頭進看守所,一天不進去就渾身難受,后來接管了拳館,才收斂了一點,因此,整個閆家拳館可以說是十分的團結,因為都是喜歡打架斗毆的人,臭味相投,久而久之也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這一回閆家拳館的人聽說小少爺閆方被人打成重傷,還被逼成了精神病,全都義憤填膺,表示要一起去砸了顧家國術館,干死那個叫陸森的年輕人。

  閆望邪回到拳館的時候,閆家拳館的十八名教練和兩百名學徒全都整裝待發,候在了拳館大廳。

  閆望邪見此,也是熱血沸騰,對著拳館的所有人鞠了一躬。

  “各位,雖然你們都是我的學生,但我還是要感謝你們,感謝你們今天的出頭之恩,日后不管是我閆家拳館的任何人出了事,我閆望邪也會第一個替他出頭!”

  “館主嚴重了!小少爺也是我們的兄弟!”

  “是啊,館主和小少爺平時待我們不薄,如今小少爺被人欺負,我們怎能坐視不管!”

  閆望邪見此,熱淚盈眶,心中那沉寂已久的熱血再次被點燃,仿佛又回到了年輕的時候,他朗聲說道。

  “我閆家拳館,上下一心,親如家人,從來只有我閆家拳館欺負人,還從來沒人敢如此欺負我們,今天,我就帶領你們,去踏平國術館,讓國術館那幫廢物看看,我們閆家拳館的人,不是好欺負的!”

  “好!好!好!”

  閆家拳館的人個個熱血沸騰,激動地齊聲吼道。

  閆望邪點點頭,一揮手:“出發!”

  顧曼婷家里開的拳館,名為國術館,主要是以教授太極拳為主,旨在修身養性,并不為打架斗毆。

  從名氣上來講,國術館是由顧曼婷的爺爺顧盛庭一手創立,時間上比閆家拳館晚了很多,自然知名度不如閆家拳館。

  而從實力上來講,國術館的大部分學徒也都是以修身養性為主,并不為了打架斗毆,所以實力方面也大不如閆家武館。

  在閆望邪帶著閆家拳館的人趕往國術館的時候,國術館的人也收到了風聲,一名教練連忙跑到內堂,對國術館的館主顧盛庭稟告道。

  “館主,不好了,出大事了!”

  “嗯?我跟你們說過多少次了,習武之人要心平氣和,遇事不要慌張,怎么老記不住!”顧盛庭正在打坐,忽然被驚擾,有些責備地說道。

  “館主,今天閆家拳館的人要來我們國術館踢館,他們還揚言要砸了我們國術館。”說話的教練還是很慌張,這件事實在是有些嚴重,他們練武只為修身養性,怎么可能是閆家拳館的對手。

  此次事件,可以說是關系到整個國術館的生死存亡,如果被閆家拳館的人砸館,以后國術館還怎么開下去?

  然后顧盛庭依然保持著鎮靜,連眼睛都不曾睜開,良久,他才緩緩睜眼,嘆了口氣道。

  “這一戰早晚要來,只不過來得早了些,你去遣散新來的學員,把所有的教練以及在國術館待了一年以上的學徒召集起來,讓他們在大廳集合。”

  “是!”

  幾分鐘以后,顧盛庭慢悠悠地走到國術館大廳,對著面前15名教練和80名學徒,朗聲問道。

  “今天閆家武館的人要來這里踢館,你們怕嗎?”

  “不怕!”

  “他們人比我們多,你們怕嗎?”

  “不怕!”

  雖然場上只有一百人不到,但是他們發出的聲音,卻十分響亮而且整齊。

  這時被遣散還沒來得及走的學員也在一旁焦急的喊道:“館主,我們也是國術館的一份子,您為什么要讓我們走?”

  顧盛庭欣慰地點了點頭,然后十分鄭重地說道:“我知道你們都是好孩子,不過這次留下來會有極大的危險,你們才剛來,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你們是我國術館最年輕的一輩,也是最有潛力的一輩,更是我國術館沒落之后再次重振的希望,所以我要你們離開!”

  眾人聞言,都低下了頭,不再說什么。這時,顧盛庭赫然發現顧曼婷居然也在那80名學徒之中,頓時皺眉低喝道。

  “婷婷,你給我回學校去,今天這場戰斗,你不能參加!”

  “不!”顧曼婷倔強地說道:“我也是國術館的一份子,這里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今天國術館有難,我不能坐視不管!”

  顧盛庭猶豫了一下,嘆了嘆氣,也不再多說,揮手示意那些新來的學徒離開國術館,然后來到大門前,傲立在那,靜待閆望邪等人的到來。

  上午十一點,這場決定國術館命運的一戰終于到來了。

  閆家拳館的館主閆望邪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是閆家拳館兩百多名學徒和教練,閆望邪踏進國術館大門,對著顧盛庭冷冷一笑。

  “老東西,今天我閆家拳館全體人員來你這踢館,你敢接嗎?”

  顧盛庭雙手負立,云淡風輕地笑了笑:“有何不敢?”

  “好!很好!算你國術館的人有骨氣。”閆望邪上前一步,舉起拳頭,沖身后的學徒大喝一聲:“給我打!見人就打!砸了這狗屁不如的國術館!”

  閆望邪一聲令下,身后的學徒吶喊著揮拳沖了上去,果真見人就打,也不管對方是男是女,很快,兩方人馬就打成了一團。

  人群中,李古丁緊緊跟在顧曼婷身邊,十分豪壯地說道。

  “婷婷,你就待在我身邊,不管什么情況,我都會保護好你的!”

  顧曼婷推開李古丁,不屑道:“老娘才不用你保護!”

  另一邊,先前對閆望邪稟告情況的那個年輕人也在人群中搜索著顧曼婷的身影,顧曼婷畢竟是陸森的女朋友,只要把她收拾了,自己就能成為館主跟前的紅人。

  那年輕人搜尋了一會兒,終于找到顧曼婷,伸手一指,大聲喝道:“你!你就是你!你個小娘皮,給老子過來!”

  子午書屋(www.jvjgmm.tw)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 推薦: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言情穿越小說 權謀小說

點擊收藏 小提示:按鍵盤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線看小說 趣知識 人生格言
快乐时时彩b盘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