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法則

作者:楚圖南

  陳思瑤回到她在電視臺宿舍的家中時,已是晚上十點半。
  她進了家門,打開燈,踢掉鞋子,換上拖鞋,忽然張口驚呼,“啊……”。
  汪自遙正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到她,近乎諂媚地笑笑,“瑤瑤回來了!”
  陳思瑤松開捂住臉頰的雙手,語氣憤怒道:“你是怎么進來的?”
  “我找你姐要的鑰匙……”汪自遙滿臉期待的看著她,上下打量,目光現實落在她的頭發上,然后落在她的雙腿間……
  “鑰匙。”默默走到他身前,伸出手。
  “給你……”汪自遙連忙把一把鑰匙遞過去。
  陳思瑤接過鑰匙,從背包中拿出微型攝影機,扔在沙發上,轉身走進洗手間。
  “成功了!太好了,瑤瑤,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虧待你……”汪自遙又驚又喜的打開攝像機,查看里邊的拍攝內容。
  半分鐘過去,汪自遙臉色微變,“瑤瑤,內容呢?怎么沒有內容?”
  陳思瑤在洗手間沒有回答。
  他追到洗手間門前,焦急的問,“內存卡呢,怎么沒有內存卡?”
  陳思瑤倏然打開門,汪自遙急問道:“瑤瑤,這事可開不得玩笑……”
  “請讓一讓。”陳思瑤臉色清冷道。
  汪自遙遲疑了一下,臉色微微尷尬的扮起笑臉,“都怪姐夫,我急了點,你今天辛苦了……你是不是把內存卡收了起來……”
  “內存卡被沒收了。”陳思瑤看著這個小時候心中的偶像,現在卻感到一陣惡心。
  “沒收了,誰?”汪自遙接著臉色劇變,“被郭小洲收了?他發……現了?”
  陳思瑤嘲諷似的點點頭。
  “怎么會被發現,你……”汪自遙的臉色頓時鐵青,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他舉起攝像機就要往墻壁上砸,一瞬間他的手停在了空中,想到后果。頭腦一下子空了,整個人處于冰凍狀態,這種狀態持續了十幾秒。
  當然,這十幾秒汪自遙并不是完全愣在那里的,中間他下意識地問了一句,“結果呢?”
  陳思瑤一臉鄙夷的說:“他寬宏大量,饒你這一次。”
  “他饒我?我需要他饒?”汪自遙強硬道。
  陳思瑤輕“嘁”了一聲,臉帶譏諷地看著汪自遙。“你不想知道他后來說了些什么話?”
  汪自遙臉上的表情忽軟忽硬,氣勢忽然弱了,眼神也不再象剛才那么凌厲,訕笑到:“他說什么?”
  陳思瑤掩飾不住心中的鄙夷,“他讓我轉告你,他還可以給你一次機會。你只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放在如何發展景華的經濟建設上,他可以既往不咎。否則,他新賬老賬和你一起算。”
  汪自遙臉上一陣青一陣紅,“他真這樣說?”
  陳思瑤說:“你以為呢?”說完神情淡漠走向臥室,“我要休息了……”
  汪自遙猶猶豫豫說:“他沒怎么樣你吧?”
  陳思瑤反問,“如果怎么樣了呢?”
  汪自遙低頭,“瑤瑤……對不起……”
  “哥!你和姐對我恩重如山。但你記者,我欠你的一次都還了你。”陳思瑤轉身朝臥室走去,“出去時記得幫我關門。”
  汪自遙表情難堪的退出門外。
  他足足在門口站了三分鐘。然后嘆息著離開了樓房。
  他剛上車,梁應奇的電話打了過來,“老汪,事情搞定沒有?”
  汪自遙說:“抱歉!瑤瑤忽然反悔。我勸不動她。我建議還是換人,你們另外去找個女人……”他已經決定不再摻和,這次已經把他嚇得心驚肉跳。
  梁應奇不滿道:“不行你早說啊,浪費我們多少時間?”
  汪自遙毫不客氣道:“要不你喊你姨妹獻身,我出錢出力。”
  梁應奇意識到自己有些激動,“我最近心情不好,有些沖動……”
  “我不會計較。好了,我被老婆罵得不輕。我哄她去。”
  梁應奇無奈的嘆息,“好吧。”
  汪自遙放下電話,他之所以不告訴梁應奇實情。一來為了自保,二來這也是仕途法則———官場上講的就是轉承啟合,一個領導水平的高低完全在于處世的輕重照應,跌宕有致,境界越深的人,越輕易不會讓人看出半點玄機。
  汪自遙是個聰明人,也果敢決斷。既然做出了決定。他覺得應該更加深入。于是,他主動撥打郭小洲的電話。
  “郭書記晚上好!”
  “汪書記好。”
  “郭書記,不好意思。你搬了新居,我還一直沒有去拜訪。您今天晚上方便嗎?我去看望下弟妹。”
  “歡迎歡迎!”
  汪自遙還有些懸的心徹底輕松下來,他高興道:“我一會過來。”
  郭小洲放下電話后笑了。他知道,政治份大政治和小政治。大政治是學會看紅頭文件,領悟透,這樣做任何事情都有要領。
  小政治就是掌握和出好兩張牌。
  一是識別怎么跟人,跟什么人,怎么跟;二是如何用人,讓人為自己所用。
  跟人方面。郭小洲早有定論。作為胸有抱負的男人,他不會投靠任何派別。他要跟也只會跟他的老師,然后是師兄們,再然后是自己創造的嫡系。
  用人方面,嫡系固然是核心,但像汪自遙這樣的人甚至更重要。被他掌握了七寸,這輩子不會也不敢再反戈。
  郭小洲還希望他能反戈一擊。
  汪自遙半小時后來到郭小洲家中。他這次不僅帶來了一箱紅酒和茶葉,還把夫人也帶了過來。
  夫人來了,自然由甘子怡出面接待。
  郭小洲把汪自遙請進書房。
  進入書房,汪自遙立刻向郭小洲道歉認錯,“郭書記,我一時頭腦發熱,做出了不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原諒。”
  郭小洲笑著說,“共產黨人一要有強烈的責任感,二要有寬廣的胸懷。自遙,請坐。”
  汪自遙有些慚愧的落座,“郭書記,以后我********你……”
  郭小洲淡笑道:“你不要維護我個人,你應該維護的是縣委和黨的權威。”
  “是……是……反正我跟定你。”汪自遙不顧年齡身份套近乎。
  郭小洲喝了口茶,“是嗎,那我希望你幫我做件事。”
  汪自遙正色道:“只要在我能力范圍內,任何事情都可以。”
  “反戈一擊。”
  汪自遙頓時額頭出汗,他吞吞吐吐道:“……我……”
  他的確為難,靠向另一邊和反戈一擊是兩個概念。不倒戈,他還能八面玲瓏,兩不得罪。一旦他反戈梁應奇李紹發等人,以后就是不死不休的仇人。
  郭小洲淡淡一笑,“不勉強。”
  汪自遙擦了擦額頭的汗,艱難的道:“我可以……”
  郭小洲就是要讓汪徹底轉舵。衡量一名優秀的領導,決策力和執行力是兩要素。他需要汪自遙表現出他的執行力。
  政治就是萬花筒中的花花世界,但萬變不離其宗。政治就是利益,利益就是政治。二者臉筆畫都一樣,都是十七劃。
目錄: 仕途法則

快乐时时彩b盘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