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看書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

首頁 >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

164 篝火夜比試——夏王的狐裘(1)

  p.s.長更,親們莫忘翻頁。記住本站:.

  ——————————————————

  夜,方鏡營帳。

  “我沒有理由留在這里,方主簿。”

  拘“這么急回去,是為了翹楚吧?”沈清苓垂首看著自己空空蕩蕩的手,復抬頭看向那抹已走到簾口處的冷峻身影冷冷笑道。

  “隨便你怎么想。”男人的聲音蘊著濃濃的譏誚,“你心里可以有人,我便不可以嗎,何況除了那個人,我二哥不也是你裙下之臣嗎?”

  心里,他心里有翹楚……沈清苓仿佛一下被人捏緊心腔,無法呼吸,卻隨即想,那豈不是他的氣言,思來想去,咬牙道:“且先不說那人,你二哥那里,若不是為你,我能在他身邊這么多年?我知道你氣惱今晚之事,氣我剛才不跟你一起離開,但我也只是為了查出他的新眼線!”

  埤睿王將手中欲~要投出引開帳外護衛注意的幾枚碎石扣回手中,微微一笑,負手頓住腳步,“哦,敢問方主簿查到什么?”

  沈清苓知他有意為難。今晚上太子過來她的營帳,二人才傾談一陣,她卻聽得他兩次問帳外護衛時辰,便留了心眼……畢竟,他若回去翹眉的大帳,根本不必顧及時間,后來他走的時候,她便悄悄跟了過去,果然讓她發現了新情況。

  然而太子和那眼線二人說話聲極小,她無法聽到真切內容,她便派人找到老鐵,將睿王帶過來。一為他耳目靈敏,好竊聽 那二人的話,二來她度他今晚大有可能宿在翹楚帳內,也想借此將他帶出來。否則,老鐵也是耳目靈敏之人,倒非要他不可。

  此時,她也微微怒了,自嘲一笑,道:“是,我只聽到和你與寧爺兒有關,你即管看我笑話吧,能不能做到是一事,我沈清苓肯為你去做又是一事。你走吧!”

  她低聲說著,摸索著走回榻邊坐下,一撫臉頰,已滿沾冰涼濕~潤,心里氣苦,不由得低低啜泣起來,卻隨即被人摟進懷中,那緊窒的擁抱,她心里慢慢快活起來,他終究還是舍不得她傷心。

  只聽得他咬牙道:“沈清苓,你便肆無忌憚罷,若當初一次次替我將小弓和珍珠撿回的不是你,若母妃死后一晚一晚陪著我的不是你,今日你看我還會不會讓你如此傷我?你與我二哥今晚如此,我豈會輕易饒了你!”

  她渾身一震,心里突然恐懼起來,他說的那些事那些場景,那個人不是……她狠狠一咬舌尖,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早已塵封起來的舊事,卻又聽得他道:“你心里那個男人,我知他在這極遠之地,若他也是這皇家一員,你會怎樣?會助他對付我吧?”

  “我不會!若沒有他,我一定會和你一起!”

  “不,你會!”他冷靜地笑著做總結,“所以,沈清苓,你務必要小心,總有一天我殺了他。”

  “你不會殺他的,不會。”她苦笑,卻又忍不住心澀流淚,將他的衣衫都打濕……

  耳邊,他微微沉聲道:“不能再留在上官驚灝身邊了!今晚之事,除非你愿意,否則,你還想再經歷一次嗎?你多次拒絕他,他對你的耐性已快要磨盡,總有一天,你會吃大虧,我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回去之后,我便制造方鏡的死訊,設法從翹眉那里向她母親拿下絕顏丹,你便可以堂堂正正生活在我身邊,當我的女人。”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沈清苓聞言微微顫抖,一瞬間竟說不出喜悲,做他的女人,生活在他的身邊,她其實一直有想過,可是,她終究要離開他……

  若真當了他的女人,她怕她會舍不得再離開他……畢竟,她雖最愛那個人,但和那個人一起只有幾年時間,和他一起,卻已經十多年了,若真成為他的女人,她怎舍得走?她兩個都想要。.

  “容我猜猜,你不愿意吧。”睿王自嘲一笑。

  沈清苓心里一冷,一字一字緩緩道:“你剛才在試探我?”

  “我是在試探你,但這也是我的心里話,容我再猜猜沈小姐的心思吧,你一直留在我二哥身邊,最大的原因是要避開我,因為我不得不把你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我不可能多找你,若你離了太子府,天下雖大,你根本沒有可以避開我的地方!”

  “撫心自問,這多年來,你雖說在上官驚灝那里做眼線,但哪一次是我非要從你手里拿情報不可?我說過多少次,小情報于我無妨,大情報我自有我的方法拿到,若我拿不到,我不要也行,和你相抵,我選你。”

  沈清苓一顫,原來他一直知道她的心思,今天他終于指了出來。

  在所有人面前,似乎是她在幫他。其實,他根本無需她幫,即便是柳子湖畔的刺殺。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做了一件事,他并沒在太子府內設什么隱密眼線,卻收買了太子府的前后門房;另外,太子府四個方向,每道圍墻外的店鋪里,都有一家他的店鋪,藉以日夜監視太子出入動靜,這樣無論太子是明出還是暗入,他都有辦法知道,太子的行蹤未必就是密秘。

  這個辦法曲折隱晦,卻較之在太子府里隱埋眼線竊聽 秘密穩妥十分。

  也許,這許久以來,她唯一幫了他的是竊取了車駕圖,但他本來就嚴厲禁止她去做這事,結果,他為救她,幾乎禍及兵符之爭。

  這樣的她,和郎霖鈴有什么分別?在他手下的人甚至寧王他們看來,她們似乎都是助他成就大事的女人,但實際上,她們什么都不是。而郎妃和他之間最起碼是等價交 換,她只有更不堪。

  這么多年來,也許真正幫過他的只有兩個女人。

  蟁樓里的少年翹楚。當然,她不會告訴他這個她從太子那里知道的秘密。

  還有那個小名叫晴語的女人。

  那時,他還只是個沒有勢力的少年,他父皇隨時會殺了他,而老鐵,他最忠實的仆人,快死了,只有晴語才能幫上忙。

  他相求于晴語,付出了絕大代價。但這許多年來,他卻仍沒忘記那份情義,雖早已將恩情還給晴語,最近仍出手救了晴語整個家族。

  所以,在他身邊那些女人都是愛他的,但他卻只愛她。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小說在線閱讀。

  她知道,他不愿殺翹楚,兩次要殺那個女子,他有多痛苦,雖然也許和情愛無關,但那關系著他母妃的故人之思,關系著翹楚在地牢里對他的相救之情。

  可是,為了她,他最終還是出了手。

  狩獵前夜,她希望和他溫 存片刻再離開,他卻沒有碰她,那晚,他冷漠地盯著她,說,沈清苓,謝謝你的施舍。

  直到在獵區里看到他醒來,她忍不住吻住他。那一刻,她知道,自己輸了。

  而現在,她苦苦掙扎,只怕自己真的就答應了他。因為她害怕,怕她和他之間,她終究會將他推得越來越遠。她有種感覺,他待翹楚和其他人不同,在她距離他越遠的時候,她怕翹楚和他越近。

  她反反復復想著,焦慮著,在他懷里哭著,直到頸上傳來灼熱的掠奪和疼痛,她才怔怔回過神來,他低沉、也充滿著掠奪的聲音在她脖頸上傳來,“剛才,我二哥是怎么待的你,這里還是那里?”

  男人的唇給她肌膚帶來的火熱,那讓人顫栗的感覺讓她低低呻~吟出聲,不覺攥緊了他的衣衫。換在往日,她還能推開他,此時,她竟喪失了所有力量,任他在她身上任意而為……

  在她快要融化在他的吻他的撫弄里的時候,他卻抽身而出……當她一驚站起來的時候,獨留他淡淡的聲音在耳邊。

  “按往年慣例,明天父皇必率我等出去狩獵,晚上會有慶祝收獲的篝火大會,一晚時間,你好好想清楚,篝火大會結束后,我在睿王獵區等你。告訴我你的決定,留在我二哥身邊,做我的女人,或者離開這里。若你當真如此愛那個人,我送你回去,我的事你以后也不必再操心。”

  她想追,卻終究怔怔跌跪在地上……

  他不斷改變著,變得強大,變得冷酷。但他始終對她很好,但似乎,從飛天寺那晚開始,他又變了。變得也不再對她寬容,他在后退著,卻逼迫她向他一步一步走近。

  她只能選擇成為他的或者離開,她該怎么辦?

  他走了,是回翹楚那里去嗎?

  她跪在地上,只覺一帳里都是寒冷……

  ********************************************

  林地。

  身披黑氅的男子瞇眸盯著遠方的叢林,久久沉默不語。

  “爺,”

  他身邊丑陋的男人低聲問道。

  “我在揣摩二哥的心思……”男子淡淡一笑,隨即收住笑意,道:“鐵叔,通知咱們帶來的人過來,我有事交 待。”

  老鐵聽他語氣雖淡,卻知道關系到回程布防,事關重大,半點馬虎不得,遂謹慎應了,才走得幾步,卻被他喊住,“女眷的衣物由碧水負責管繕,通知碧水,讓碧水喚她兩個婢女到那邊照顧,取~床 厚被,多帶幾個爐子過去。我的衣物由景平收著,讓景平找一找,看看我那里還有沒有厚氅,給她送一件過去。”

  老鐵一怔,返身過來,只見睿王一手拈著身上的大氅,似若有所思,他嘴上說“她”,沒有指明是誰,但他明白他說的是誰。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他低聲應著,稟道:“出門的時候,爺讓精簡行李,爺的身子一向又好,氅子……倒是只帶了爺身上這件過來。”

  “嗯,那就罷了吧。”

  “爺,清苓姑娘和翹主子……”

  “鐵叔,她們兩個怎能相提并論!”睿王語氣微微一沉,說,“去吧。翹楚的事不重要,稍交 待一下便好,盡快通知暗衛過來,另外,讓景清到睿王獵區方小說南方的冬樹林里去一趟,沿著我日間在那里做的標記找去,可以找到另外幾只雪銀。”

  “這雪銀洞穴不好找,”老鐵一個激靈,“爺是想獵幾只雪銀給清苓姑娘做氅子?只是,爺若不回去,這翹主子的事還是得仔細交 待一下才好,她正傷病著……”

  “不必。”

  *********************************************

  郎霖鈴營帳。

  郎霖鈴淡淡問道:“他當真如此說?”

  榻下,碧水點了點頭,又道:“郎主子,那奴婢先告退了,還得給翹主子張羅去。”

  她說著眼梢快速一掠郎霖鈴,卻見郎妃神色如常。

  郎霖鈴暗里笑了笑,要揣摩我的心思,你碧水道行還淺了點,我雖讓你留意著,有甚古怪之事便向我匯報,但你此時與我說爺命人給翹妃加被添的事,暗寓爺并未下令給我同樣的配置,倒顯得更愛憐了翹妃去,你豈非想看我和翹妃的好戲?翹妃日間的哀怨你還不懂嗎?好罷,這次我便成全你,也好讓你看看我在爺心中到底如何。

  她閉了閉眼,也許……她自己也想證實一下。

  碧水正待離開,只聽得郎霖鈴突然輕聲吩咐道:“不必通知她的婢女,被~褥和暖爐也不必拿過去。”

  ***********************************************

  翌日夜晚,翹楚營帳外。

  “這篝火大會熱鬧,可惜咱們要守著這位病懨懨的翹妃不能過去!”

  “別說了,萬一讓睿王知道,咱們可吃不了兜著走。”

  “……”

  “剛不是聽幾個經過哥們說,睿王和郎妃正侍在皇上跟前,頑些管弦之樂,聽說睿王和那方主簿的笛子都是一絕,此刻人人都起哄著讓二人合奏一曲,倒不知是何等熱鬧呢。”最先說話的人壓低聲音道:“我倒覺得,睿王對翹妃也并非如傳言的寵 愛。若真愛她,又會放她一個傷病之人在這里?也不差幾個丫鬟過來看顧看顧!這位主子可能還在里面昏著呢,剛才那咳嗽之聲 聽得我的心也打了個顫兒,這睿王倒心硬……”

  翹楚是被外面喧鬧的聲音吵醒的,身上冰冷,頭痛欲~烈,全身如針扎一般疼痛,她掙扎著睜開眼睛。喉間微癢,帳外某護衛的話,讓她打消了咳嗽出來的念頭,只好拼人書忍了。

  篝火夜?聽他們的話,似乎她竟然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不如說是這位翹妃被卑薄,聽說本也就是個庶出的,哪及得那元妃娘娘……”

  外面的聲音又傳來,她好歹也是位主子,這話怎么越說越難聽,她顧不上去難受難過,正想用咳嗽以外的方法暗示一下他們她已經醒了,卻突聽得一聲冷笑道:“主子的閑話也是你們能說的嗎?若讓本王再聽到一遍,我不管你們是誰的人,睿王的還是夏海冰的,我一樣要了他的命!”

  這聲音似陌生似熟悉……本王?是哪位爺?翹楚撫著頭想著,又聽得一道稚嫩的聲音問道:“九哥,你這么生氣做什么?你不是帶小九來看八嫂嗎?”

  “哼,這些奴才在說你八嫂的壞話。”

  童音憤怒了,“我放狐貍咬死你們,元寶,咬他們。”

  隨著這一大一小的聲音,眾護衛驚亂低叫的聲音,翹楚微微失笑,似乎來了客人,是夏王和小九兒吧?

  她正想出聲讓護衛請他們進來,又想起自己披頭散發,衣衫凌亂的,又怎可見客呢?

  她勉力站起,走到榻末,將外袍拿起來,正想穿上,突覺喉疼難受,怕是著了涼,想到案頭倒口水喝再換衣衫見客。不想才走了兩步,卻體~力不支摔倒在地上。她手撐在地上借力站起,突聽得一聲輕響,卻是簾帳突然被誰撩開了。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無彈窗更新最及時.

  子午書屋(www.jvjgmm.tw)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

 

· 推薦: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商戰小說 權謀小說

點擊收藏 小提示:按鍵盤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線看小說 趣知識 人生格言
快乐时时彩b盘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