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看書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

首頁 >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

482 幸福番外:燈火闌珊處(六)

  一回頭,卻見上官驚鴻負手站在來路上,眸中笑意淺淺流漾著,饒有興味的打量著她。

  四大笑道:“姑爺,這次莫要將我們鎖進柴房了。”

  她說罷挽著美人知情識趣的很快便跑了個不見蹤影。

  “上官驚鴻,你幼不幼稚?”翹楚如他慣常一般,微微挑眉看著他。

  卻換來他的輕哼,“怎么回頭了?”

  “人不能踏進同樣的河流兩次。你能在里面弄出些什么玄虛來,你敢對彩寧做些什么嗎?我自然要回去睡覺。”翹楚說著懊惱起來,“是我傻……我根本就白來了。”

  到今天,她和他都明白再也沒有任何事能讓他們心生嫌隙,有的只是平淡廝守里他的捉弄。

  上官驚鴻一怔,低咒一聲,翹楚尖笑著逃,很快讓他一把逮住,攔腰抱了起來。

  “放開,好歹還在人家行宮前啊。”

  “她又不會出來,里面夠她忙的了。”

  翹楚心里一動,“我聽到聲音,好像挺熱鬧的,都誰在里面?”

  “她不是讓我過去么,我將周磊、林瑞還有幾個文官都帶過去了,她本就‘無恙’,我替她診斷完自是離開,留下周大人林大人幾名青年才俊和公主暢談治國政見。本想讓你來找我,我可借故離開,誰知你肯不合作……”

  翹楚一愣,笑罵道:“你人都走了,彩寧看到他們豈不礙眼,你這不是變相整治那兩人。”

  “我當日不和彩寧聯姻,今日也絕不會,這些年青人還需要磨練,難道東陵便非要依靠西夏不成,那我派左兵到荻國去做什么。”

  翹楚聽他輕聲笑開,背脊一個激靈,左兵的事還有貓膩……

  “若成,你便不怕他手握大權以后會反噬?”

  “東陵有他的母.親,這里是生他育他的地方,哪怕他遇到過再多不堪,我相信,到最后他還是不會攻打自己的故鄉。”

  “我怕……”翹楚微微蹙眉,終是沒將心底的憂慮說出來,對于駕馭左兵,上官驚鴻有他的想法,她不宜多加干預,遂道:“那兩位大人,你今天本就沒打算動他們吧。”

  “是,我只是要他們承你的情。這樣的事以后還陸續有來,翹楚,你怪我么?”

  “不會。這是你的國道,我自是……”

  聽她毫不遲疑的回答,上官驚鴻心里一緊,這多日來拘禁在心里的情感再也壓抑不住,拂袖揮滅桌上燈火,扯下羅賬——

  當那股潮熱掠奪鋪天蓋地席卷到她身上,翹楚方想起一個問題,他們什么時候回到了他的寢殿?可她無法說不,也不愿說不,她被他壓制著雙手,被帶進全然屬于他的世界里……

  *

  夜影綽綽,夏府。

  夏海冰送客出府,長嘆了口氣,道:“今晚喚你們過來吃酒,你們當真當作吃酒來著了,一句話不說!罷,你們不說,我來說。既同朝為臣,便當好好侍奉皇上,為東陵效力,云蒼局勢風起云涌,你們都是將相之才,切莫因一己之.私誤了國事。將相和,方是東陵之福,百姓之福,你們都曾生活在這社稷最低最底之地,莫忘了當日之志才好。”

  宗璞躬身一揖,道:“是,謹記義父教誨。”

  他說著看向夏海冰另一側的男子,左兵沉默半晌,夏海冰心里有些不安,卻終聽得他道:“老師提攜之恩永不敢忘,人不犯我,我自必不犯人。”

  夏海冰看他踏著夜色遠走,不覺又是一聲低吁,“宗璞,公主之事,我私.下曾探聽過他的口風,他并無他意,你大可不必——”

  “沒有?從牢房救皇上開始,他便在冬凝身上打主意,當然他要的并非冬凝,是為以后的權力鋪路……義父,左兵這人養不馴,有一句話我一直沒對皇上說,說了皇上也不會聽,左兵此去荻國,必是東陵他日禍亂,五年,十年……必起風波。但是,有我一天,必不會讓他得逞,無論是冬凝還是東陵!稍后,我將請命出使北荻,監看著他。”

  夏海冰苦笑,看著另一名男子冷笑道罷也告辭而去,抬頭望著天上月輪,“不謝,我這一生幫助過三個少年,他們都是人中龍鳳,你說,他們以后都會怎么樣?”

  回答的并非多年前的軟語輕笑,而是大街更夫的報數。

  *

  通往宗府的馬車上,宗璞淡淡吩咐馬夫,“今晚不必去公主府。”

  馬夫看宗璞氣色甚好,微微奇怪,這位主子天天晚上都要去公主府蹲蹲點方休,今晚不過去?他向來不多話,還是問了一句,“大人?”

  “方才宮中宴罷,她答應了我明日的邀約。我說過,必定會等到她為止,你看我不是終于等到了了么。”

  馬夫方才省悟,聽他低笑靄靄,一鞭抽打在馬兒身上,驅車奔行,眼梢到處,月朗星稀,明天想是個晴天吧。

  另一邊,左兵沒有回家,而是驅車到了柳子湖畔。

  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女子站在那里,正看著湖心畫舫,燈火鶯紅處,歌樂笙笙。

  中年男子看他到來,施了一禮,笑道:“大人可終于來了,小姐等了好久了。”

  這人正是樊府管家。

  聽提到小姐,左兵素來冷淡的臉上微見柔和,女子卻似乎仍沉浸在湖中歌舞昇平里,并不曾注意到他的到來,直到他脫去外氅,輕輕披落到女子身上,女子方驚喜的回過頭來,“大哥。”

  他微微擰眉,低斥道:“小穎,怎么到這風月之地來了?”

  “聽說皇上和翹妃娘.娘也來過這里,還在這里遇到刺客呢。咱們很快便到荻國去了,我身子弱,你和姨.娘不許我多出來走動,現在還不走走看看,就沒有機會了。”

  “今晚便罷,下不為例。”

  “大哥最好了。”

  她一笑投進他懷里,左兵微微一怔,隨之緩緩摟住她。

  小穎心里微澀,若非他和他娘.親自幼受她父親照拂甚多,他還會對她這般好嗎?他心里自有眷慕的如花女子,荻國天可汗的四女,素有才名,多得這位公主一直斡旋,天可汗才勉強控住如今局面。

  但不管怎樣,她和他相伴二十載,是誰也比不上的感情。

  她正想著,管家提醒道:“大人,入夜時分,公主托人送了一封信過來。”

  “秦冬凝?”

  “可不正是那刁蠻多情的公主。”小穎掩嘴一笑,“她這個人最煩了,常送東西過來,說給我補身子,山珍海味,咱們府上便沒有么,她倒圖個什么。”

  樊如素喜歡這位公主,左兵可不喜歡。她喜歡樊如素,更喜歡左兵。

  左兵不置可否,管家恭敬的從懷里掏出信箋遞過去,他心里突然一動,入夜時分,他在宮中赴宴,秦冬凝也是在的,有話為何不當面對他說?

  也是。

  他這些天有意疏遠了她。一是上官驚鴻的意思,最重要的是,喜歡她的是樊如素,而非他。對她所做種種,為報復宗璞,也為更好地接近上官驚鴻,但他并不想傷害她,還是如今做法最好。

  打開信箋,只見上面數行字,字跡算不得娟秀。

  “左兵,我走了。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其實即便我真喜歡你,你不喜歡我,和我說便是。倒是怕我以前糾.纏宗璞那樣糾.纏你?不會啦。希望下次再見,你能將讓樊大哥出來,我想和他吃盞酒。當年你父親拋棄你母.親,我不知道這些年你如何過的來,必定悲苦不堪吧。若不是,亦不會有你,因為樊大哥不如你堅強強硬,有些事必須足夠堅強的人才能撐起來。只是,這其實對樊大哥不公平。我知道,你心里有恨,亦身懷大抱負,但荻國之行艱難重重,務必保重。此次一別,不知什么時候再見了,我要四處去走走,我的夢想,樊大哥是知道的,會會各國的奇人異士,還有……行俠仗義,嘻嘻。

  他日再見,祝君仍好。

  另,小穎兒的病,我問過驚鴻哥哥,他說是自小落下的病根,無生命之虞,但難治。我已和翹姐姐說好,宮中一旦有好藥,她便會派人送到荻國給你們,永不間斷。

  草包冬凝

  果是草包。不知為什么,讀罷這封半白不文的信,左兵的手竟微微一顫。

  這一松,信箋便脫了手,隨著寒冽的北風向湖里飛去。他提氣想去追,小穎卻掩身過來,輕聲道:“大哥,這里冷,咱們回去吧。”

  他遂住了手,替她掖好大氅。

  他日再見……紙箋的字跡在湖里消融開來。

  左兵沒有回頭。

  應是不會再見了,他不會再回東陵。他的天地在北荻。有一天回來,倒是說不定攻打這個曾讓自己所有苦難的國家。

  *

  與此同時,一匹快馬向東曉大街馳去,馬上騎士一身勁裝,身段苗條。

  路過刑部大門的時候,只見墻上竟遞伸出數段繁茂果枝。

  這些梅果竟經冬不落?

  曾聽七王妃說過這里和翹楚之間的故事,她輕輕一笑,心里的離愁便在這一笑里緩了許多。

  她要不要進去偷一枝帶走?

  樹根盤桓,根是世上最牢固的東西。無論她將要到哪里去,到燕國去看燕侯那位丑顏王妃,到沙漠之國烏孫去尋找早已失落的文明,還是到草原之國北荻去尋訪那位名動天下的公主……她都會回來。

  希望宗璞明天赴約發現她不告而別的時候,不會暴跳如雷吧。他和馬夫老是到她家門口蹲點,她惟有出此下策。

  驚鴻哥哥,翹姐姐,五哥,佩姐,保重。

  左兵,保重。其實對他也許有那么一些口是心非,可她懂他的意思。

  她一笑,一拉馬韁,馳進黑夜里。

  她不知道她此時成了別人眼中的風景。

  刑部院里,一男一女兩人緊挨著坐在瓦檐上,女子正含淚看著少女的身影消失在大街前方。一摸女子微涼的臉頰,男子將大氅套在她身上。

  “都是你,害我幾乎忘了來送她。”

  女子臉上一熱,低低道。

  男人笑道,“我本來就沒有打算過來送她。翹楚,她長大了,不再需要我們的看護。”

  這兩人正是翹宮的東陵王伉儷。

  翹楚想了想,點點頭,聲音卻仍有絲傷慟,“大家都走了。小七娘.娘,琳瑯,小九兒,驚驄,冬凝,以后,四大和美人也會離開,有屬于她們自己的家。”

  “嗯,你的寶貝敏兒也會離開你,他將來會有他的皇后,不再要你這個娘.了。”

  聽著上官驚鴻頗有些幸災樂禍的口氣,翹楚惱,賞了他一拳,“喂,我在傷感呢,你能不能配合一點?”

  上官驚鴻盯著她,湛亮的眼眸里突然注入一些什么,層層桓桓的,那些深深的東西仿佛一下將她包裹住,饒是已經經歷至此,親密至此,翹楚還是心頭一跳,就像當日初進飛天殿,她站在千百人里,看他從內殿緩緩走到大殿,給所有新徒作訓誡時的心情,一襲雪衣,光華習 習 ,照亮了誰的眼睛。

  “一個人的生命里合該有多少過客,無論他們曾經怎么待你,好,壞,還是隨時間變了心,留下或是離開,但愿意待你好的人會永遠待你好,也一定會有一個人,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男人低沉的聲音隨風散飛在耳邊,領上有些緊窒,翹楚怔怔低頭看,一雙布滿傷痕的手靈活地翻動著,正在替她系緊大氅系帶,讓她不受寒風侵蝕,她突然又濕了眼睛。

  但她知道,這次是,幸福的眼淚。

  ————————————————————————————

  今天才發現網站搞了個投票活動,謝謝大家的投票。評論區以前就有不少創意帖,逛貼吧另發現一篇冬凝的同人文,有興趣的筒子可以去看看。謝謝所有撰寫過帖子的筒子。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232963

  燈火番外到此全部結束。明天是小怪物的小番外和傾城的后記。喜歡這個結局的筒子不必看后記,后記未必是大家都喜歡的,直接跳看秦歌和海藍的番外便可。

  子午書屋(www.jvjgmm.tw)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

 

· 推薦: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商戰小說 權謀小說

點擊收藏 小提示:按鍵盤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線看小說 趣知識 人生格言
快乐时时彩b盘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