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看書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

首頁 > 非我傾城王爺要休妃

483 小怪物番外&后記

  小怪物番外

  1.名字的煩惱

  小怪物名字的由來。

  小官驚鴻:上官怪物。

  翹楚不愿意,底下一干人反對。

  翹楚:上官小天,上官小歌,上官小紅。

  上官驚鴻很歡喜,底下一干人反對。

  寧王及一眾人:上官慕楚,上官愛藍……

  上官驚鴻死活不同意。

  如是,激.烈爭執無果,榮瑞皇帝捧出皇族族譜,按族譜記載,上代是“驚x”輩,這代是單字,有如下選項:敏,橫,雷,操,袞……

  眾人一致決定,小怪物大名:上官敏。

  2.抓周的故事

  抓周是預測孩子前途和性.情的儀式,小怪物自不例外,周歲于殿堂在朝臣見證下進行抓周。

  物品如下:玉璽、書、弓、筆、算盤、帳冊、吃食、玩具……

  如小怪物抓玉璽,則秉承父業,君臨天下;書則允文好學,前途錦繡;弓則武藝超群,威懾天下……

  小怪物一瞟眼前物事,一手抓了玉璽,將之塞給翹楚,眾人歡呼正要跪拜,小怪物下手極快,又將書抓在手中,再塞給翹楚……如是將所有東西抓完,全部塞給翹楚,最后一把抓住翹楚。

  眾臣畏懾,全部納拜,道太子文承武德,一統江湖。

  上官驚鴻臉色如禍底。

  3.教育的問題

  小怪物長到五歲,到了接受教育的年齡。上官驚鴻翹楚夫妻二人琢磨一番,決定前期以自由教學為主,小怪物想學什么,便教什么,堅決讓小怪物發展成為德智體美勞全能人才,小怪物性.情頑劣,二人又決定延請“外教”,上官驚鴻教,打得狠,翹楚教,舍不得打。

  奈何五名太傅每位第一天上任均被小怪物嚇走。

  宗璞自告奮勇接下此活。

  上課問:太子想學什么。

  小怪物答:如何篡位。

  宗璞呆怔盞茶功夫:為什么。

  小怪物答:好將母.妃搶過來。

  宗璞成為第六名辭呈的老師。

  4.神童的養成

  上官驚鴻一心傳授小怪物一身醫術,小怪物不肯學。某天,小怪物見翹楚一臉疼惜看著上官驚鴻的頭發,遂跑去問寧王:伯父,父親的頭發為何是白的?

  寧王答:因為你母.親會心疼。

  小怪物聽罷,將一眾太醫趕出太醫院,博覽群書,做各種實驗。如是者閉關七天興沖沖去找翹楚。

  翹楚看著滿頭銀發的兒子,斥:你給我染回來。

  小怪物瞥向幸災樂禍的上官驚鴻:父親也會。

  翹楚一指上官驚鴻:你也給我染回來。

  *

  后記:十年

  接到郎霖鈴來信的時候,我正游走在江 南的一個小鎮里。郎霖鈴這多年來一直和翹楚保持聯絡,而郎霖鈴一直和我保持聯絡,也許是因為,同是天涯淪落人。

  接信以后,我匆匆趕回朝歌。

  闊別十年,我終于回到這個地方。

  我以為守城的士兵會攔住我,本待報上姓名,便讓郎霖鈴出來接我,看在她面上,我應得進皇城。

  沒想到,士兵并未阻撓,聽到我名字后,便放我進去,又說讓我去常妃殿,似乎有誰早便吩咐下來。

  對了,我姓沈。

  在向常妃殿狂奔的過程中,我想到了十年前,老宅一役過后,我當時失魂落魄的在附近樹林里行走,無意中竟聽到龍非離和翹楚在林中的單獨談話。與此同時,在我藏身之處不遠的地方,我看到上官驚驄也走到此處,定住腳步。

  龍非離對翹楚說,他猜,上官驚鴻極大可能騙了所有人。

  夏桑和段玉桓身上的靈識并非兩大古佛,而是上官驚鴻所控,已恢復神力的飛天。

  也便是說,是上官驚鴻刻意制造了平和的局面,強行讓一切回到正軌,他確是強行歸的位。

  在假借夏桑之身和我們說話之際,他暗中實是透過靈識施法阻止古佛重生。古佛是他的師尊,他未必就會下手殺了他們,最大的可能是將古佛沉睡的靈識放入六道輪回之中,讓他們自此轉生為尋常百姓。

  離開的時候,龍非離對翹楚說了一句:花好堪折直需折。

  現下回想起來,龍非離的話應驗了,作為逆天的懲罰,古佛在被上官驚鴻投入輪回前必定對翹楚下了什么厲害的禁咒。

  郎霖鈴派人送給我的,是翹楚的病危通知。

  >

  終于,我趕到了常妃殿。

  十年風霜苦,十年誰還能舊如故。

  殿外往日熟悉的人都在。龍非離、朱七、龍無霜、年琳瑯、寧王、佩蘭、七王爺 、七王妃、老鐵、方明、景平、景清、四大、美人、彩寧、宗璞,秦冬凝……

  郎霖鈴似乎早已到了,這時就站在他們中間。

  人人神色蒼涼。

  有些人從很遠的地方趕來,這許多年過來,他們早已名遐天下。譬如宗璞,秦冬凝,還有沒有列席的左兵。

  不似我般默默無聞。

  十年,我宛若過了百世,又好似彈指一揮,從沒有過悲喜,我去過很多地方,卻只覺風景都一樣。原來,我那么不開心。

  我不知道郎霖鈴帶著什么心情回來,對我來說,也許絕望里帶著那么一絲希望。

  我沒時間想太多,因為我也如她們一般,目光很快落到前面那個男人身上。

  他側身站著,一身青袍銀絲如瀑,容顏似玉還是當年模樣,他眸光如瑩,竟也沒有喜悲,只溫 柔地凝著手中女子。

  我心跳厲害,說不出那種害怕又惶然。

  我終究來遲一步。

  他抱在手上的人眼睛緊閉,臉色蠟黃,眉目間透著一層死氣,容顏已算不得美麗。

  只是,她嘴角居然浮著一絲淺淺的笑。

  笑吧,但這次你終于不能再在我眼前醒來。

  那是古佛對她的懲罰。

  她是合該受到這懲罰的。

  她得他十年盛寵 。

  即便在荒瘠村落,亦能聽到他們的消息。誰不說翹妃好福氣。

  前幾年,我悄悄去過老宅幾次。

  在那里看到過他們一家三口。上官敏越長越像他,三人在外面拔菜摘豆,樂也融融。

  也看到過只有他和她兩個在一起。

  他們似乎不時到那里去。

  有一次,他在花圃里除草施肥,她在屋里哼著曲兒做飯,他突然拋下鏟子奔進去,在背后抱住她,輕輕去吻她后頸的汗。

  自此,我再沒去過老宅,而是在東陵到處游蕩,像個幽靈,像只浮萍。

  “好了,你們都和她見上一面了,我這就帶她進去。”

  上官驚鴻突然淡淡出聲,和我們打了個招呼。

  “驚鴻……我……我們在這里等你,你去送她最后一程吧。”

  沙啞的嗓音,我以為是我發出的聲音,卻發現是郎霖鈴。

  彩寧這時亦踏前一步。她已是西夏女王,我真不懂,她為什么還要這樣執著。

  我不該笑她,五十步笑一百步有意思嗎。

  上官驚鴻朝郎霖鈴頷了頷首,便不再說話,抱著翹楚往前走。

  我這才看清前面是什么東西。

  那是幢地宮,里面黑黝黝的看不清四壁。

  常妃殿什么時候被改建成這樣子了?

  這個地宮的模樣很熟悉。

  我一驚,突然想起,這不是第十九墓室嗎。

  不同的是,這個地宮門口沒有鮮花,也沒有那扇厚重逾千斤的石門。

  我確信,蝴蝶效應已經改變。

  因為死的是翹楚,這里也沒有其他墓室,不似在中國。更無陪葬妃嬪。

  他的身影慢慢融入黑暗里,最后,我只看到他低頭碰碰翹楚的臉,便消失了蹤跡。

  我們在外面等著,過了好陣子卻仍不見他出來。

  我有些緊張不安,終于,我按捺不住要進去找他。郎霖鈴和彩寧似乎也有同感,我起步之際,她們竟已走在我前面。

  其他人也似乎突然省悟過來,后面都是亂哄哄的腳步聲。

  當我們只差一步便踏進去,突只聽得“轟隆”一聲如悶雷震耳,我們驚呆之際,陣陣硝塵在四周蕩起,那地宮入口竟已被一塊巨大的石頭封住。

  上官驚鴻將墓室封死了!

  我們一陣驚惶失措,老鐵等厲聲叫喚著他的名字,人群中只有龍非離和朱七沒有動作,靜靜看著這一切。他們竟認為這結局合理?

  我們無法弄開這石門,龍非離便不能么?

  我方央得龍非離一句,卻聽得背后冷冷一聲,“誰也不能動這門。”

  那分明是孩童的聲音,聽去卻讓人有股心驚膽戰的感覺。

  我猛然轉身,果見一個孩子站在我背后。

  無怪我方才便覺得奇怪,誰不在這里,上官敏也不該不在這里。

  他身上竟是一身明黃。

  那是皇帝的袍服!他是早有預感上官驚鴻會封墓,還是上官驚鴻早便對他有所交 待?

  但這個上官敏真的讓人害怕。

  他的身量和一個十歲孩童無異,眼里的光芒卻銳利寒冽異常。

  上官驚鴻性.情雖淡漠,但面上看去無害,這少年卻不同,骨子里都是冷漠,就像一個沒有感情的人。

  我也顧不得其他,一指那石門,急道:“你父皇在里面,他要將自己困死,你不救他卻在這里阻撓我們做什么?”

  上官敏挑眉一笑,“沈清苓,你以為他若不想死誰殺得了他,但若他自己要死又有誰能阻擋,再說——”

  他突然淡淡道:“里面才是他該呆的地方,我母.親在里面。這門他施了結界,即便是天帝陛下也無法打開。”

  “他難道要在里面陪你母.親,你母親已經死了,魂魄也湮滅了,這次他若還能用凝魂之法再救她早便救了。”我又驚又怒,厲聲道。

  上官敏卻似乎沒聽到我說什么,負手于后,淡淡看著黃昏的天空,“嗯,我母.親的魂魄是湮滅了,方才我們親眼所見,靈識盡數散入天地田野,連凝魂之法也救不了,因為我父皇逆了天,除非老天愿意……”

  他說罷住了口,緩緩環了眾人一眼,寧王等人不知是想明白了不再阻攔,還是被他一看懾了心神,竟都不再掙持。

  上官敏一聲低笑,轉身離去,背后跟了一眾侍從。

  我看著他的背影,腦里一片空白,便似有人拿刷子將我心上的肉一片一片刷下來。這個少年,以后必是個可怖人物。他不是個專情到極點便是個無情到極點的男子,這世上沒只怕沒有東西能打動他。上官驚鴻還會喜歡翹楚,他——

  但那和我無關。回歸仙籍對我來說再無意義,這世上已沒有飛天。以前好歹還有個盼頭,現在……我視線全然模糊,卻在這凌亂里看到前面郎霖鈴眼里一閃而過一抹什么。那是一種類似執拗的情緒。

  我突然明白她要做什么了,我也會一樣。

  若他還能轉生,這次我必定要先找到他。

  我怔怔想著,看斜照將前方的莫愁湖染得火紅,湖畔似乎有一縷白色身影掠過,我猛地想起一個人來。

  我知道,這個人也會到中國去。

  逆光札已不知所蹤,要去中國只有一個辦法。

  死。

  但我不懼。

  我用力合上眼睛,清楚知道,這已是我的一生。

  ————————————————————

  筒子們,下更開始,秦歌海藍的全新番外,還原交往熱戀的所有經過,雖已并非原來的第三生,但原來的問題在這里都有解釋。

  子午書屋(www.jvjgmm.tw)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

 

· 推薦: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商戰小說 權謀小說

點擊收藏 小提示:按鍵盤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線看小說 趣知識 人生格言
快乐时时彩b盘开奖